张锋(张丰)
张锋(张丰)
    张锋(署名长安张丰),陕西西安人。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省诗词学会会员,陕西金融书画协会副秘书长。书画诗文均有造诣,书法以章草、行楷为主,诸体兼善,韵味清隽。长期热心参与书画公益活动,屡获好评。被授予“中国当代优秀书画创新百杰”等多项荣誉称号。
    书法数十次入选全国及省级书画展赛及获奖:
    1991年北京市首届成人高校书画大赛二等奖;
    1997年“金融时报”杯全国书画大赛优秀奖;
    1997年首届陕西公务员书画大赛优秀奖;
    2002年中国文联、书协等举办的“陈毅诞辰百年诗书画展”入展;
    2004年燕赵都市报等举办的全国首届书画艺术分科选评展中青组隶书优秀奖;
    2005年陕西省第四届艺术节民间组织书画摄影展二等奖
    2008年西安市农业局举办的“西安农业三十年书画摄影展”一等奖
    2005年全国金融工会举办的“庆祝中国工会成立80周年金融系统书法美术展”三等奖;
    2006年“全国金融系统书法美术展”二等奖;等等。
    作品屡刊于《中国书画报》、《书法报》、《书法导报》、《西安晚报》、《三秦书画报》、《陕西诗词》等,被陕西省委宣传部、文化厅、石家庄市文联及海内外人士等收藏,入编《首届中国当代书法名家作品展作品集》、《全国颜体书法大字展作品集》、《全国金融系统书法美术作品展作品集》等近十种书籍典册。

    书界师友赠评,如:
    赵熊(陕西省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委员):张丰言语不多,交往不多,骨子里却透出一股文人气。当他执笔伏案时,这气便弥散开来,氤氲在他的诗、他的画、他的书法中。本来,诗赋书画都是文人们正经事余的养性之好,浸淫既久,渐次精深,便成就了专门之家。如今,这些被称为艺术的形式越来越趋于“专业”,其中得失或随着时间的推移才能显现出来。勿庸置疑的是,文化修养必然是其立足之本、进取之梯。张丰深谙此理,故而也就有了多年的沉潜。长安城里有许多像张丰这样的人物,他们值得关注,他们的作品我们不妨细读。
    王正良(陕西省书法家协会顾问,西安美院客座教授):“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录陆游诗写成的一幅楷书条幅,至今还留在我的记忆里。时针走过了廿多个春秋,之所以还能留在记忆里,是因为那端正而富于变化的结体有力的攫住了当时的我。这幅楷书,拟欧阳询《九成宫》,很多字在《九成宫》中没有,其字形的措施,措施的合理程度,给我的感觉正像文学家遣词造句一样的准确、生动、优美、令人心畅,作品署款——张丰。当时很年轻的张丰,竟能够有类似“森森焉若武库矛戟”的笔力,又能在匀停中将参差离合、俯仰疏密、纵横向背、长短粗细、虚实阴阳等变化手法运用得如此轻松自如,不多见啊!   
    张丰送过我一本作品集《张丰书法选粹》。作品集里的书体以行草为主。读他的行草,应以章草为本,摄取众长,写得跌宕多姿,然又富于书卷之气。他的书作不同常人多抄写古典、名句,而是以自作诗、自填词为主。由于书写内容出于自己的心胸,因此就有了诗书合璧之美。作品集还附有国画与篆刻。观其画,如其人其字,很有文人画意味。观其篆刻,朱文线条流丽委婉,白文线条铿锵有力。前者如锥画沙,后者像屋漏痕。其中一枚“灞柳风雪”印,倾斜的字形,接点成线,颇有“风雪”的意味。
后来,张丰常以手机发短信的形式,给我发他的诗词新作,我亦有机会能常读常赏,有时会发出“中国古典诗词不灭!中国古典诗词不会灭!”的感叹。张丰作诗填词的功力深厚,格律严谨。他的诗词,含蓄典雅,若阳春白雪,读之,使心境宁静、致远。
张丰为人谦虚好学,在艺术上孜孜不倦的追求。我想,有天资,有学养,有一颗平静的心,勤奋与成功必定会成正比。
    崔宝堂(中国书写刻字委员会委员,陕西省书写刻字委员会主任):我与张丰,一者,我们是同事,几十年来同进一个门,讨同样的生活,而且均属于没有多大出息者,张丰的境遇好不过我多少,属于惺惺相惜的关系;二者,就性格而言,我们属于同类,讷于言而敏于行,张丰又较我做事更勤奋,处人更诚恳,属于互相欣赏的关系;三者,志趣爱好相同,而且一以贯之数十年,自然属于同行了。张丰则诗书画印皆能且精。在艺术追求上,于艺术观念方面却喜欢寻本溯源,执着得让人生畏;于技巧方略上,惟古法是从,精妙得使人敬慕。于是乎,张丰的艺术成果堪为我的楷模;于是乎,其修为让我们成为了终极朋友。
    王安泉(陕西省美协理事,陕西省作协理事):书法贵在文人气质。文人气质贵在学养。张丰的学养主要彰显在诗词、散文、杂文上。我读了,深感其诗词珠落玉盘,散文神韵形质兼备,杂文则针砭深刻,鞭辟入里。张丰的书法,楷书由隋唐追魏晋,行书由启功上溯王铎、傅山、米芾、苏轼,更钟情于章草,由此熔铸的他的书法,用笔硬挺刚健,笔画筋脉扩张,飞白枯笔横扫烟云。结字紧缩处有灵动,开张处富节奏。通篇章法错落有致,映带顾盼,轻重缓急,如苏州园林步移景换,如欧美园林法度森严,大气中透出战士的军阵威武,舞女的婀娜多姿,少年的赳赳气度,中年的老成持重。幅幅一气呵成,韵律一贯到底,诚为大家气象。
    雷和平(《金融时报》陕西记者站站长):朋友张丰,相知相交28载,我对其道德文章深为嘉许。一是守本分。在物欲横流、红尘滚滚中,张丰几十年如一日,坚守读书人的本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泊自守,以读书写作、丹青翰墨为乐趣,求仁得仁,何憾之有?二是有灵性。从事文学艺术创作者,灵性尤其不可或缺。张丰悟性极高,学古诗词,虽坎坷曲折,终登门入室,成绩相当可观;于散文、杂文,特别是读史札记,洞幽烛微,指点江山,品评人物,甚是酣畅淋漓。书法方面,勇于探索,多方借鉴,不拘一格。学启功体,几可乱真;攻章草获全国金融系统大奖;真草隶篆,均曾涉猎,亦可谓颇有心得。三是能持久。世人于学问艺术,有兴趣者往往十之八九,然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张丰是我身边  极少的能把一件苦事、累事干到底的人之一。其间有多少艰难曲折、寂寞苦痛,只有他自己知道。
    张丰在学问艺术的路上已经跋涉了几十年,现在仍在艰难前行,愿他未来的追求之路更加广阔!
    吴平均(陕西省书协理事,商洛市书协主席,中国书协会员):张丰为人谦雅和善,腼腆温文。为艺古逸通脱,默守心真。鄙实羡慕者,乃其诗书画三才熔冶之文人气质也。书作常写自家诗文,直令“抄书家”汗颜!草书主宗王蘧常,高古荒朴,盘曲如铁;行书脱胎启功,简真秀逸,旷朗高妙;画境亦诗意缭绕,笔简韵长。一切艺术源于诗心,信不谬哉!
    高雍君(户县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书法院研究员,中国书协会员):观张丰兄之书,篆书汲取张迁碑额之意趣,率性而为,法趣自然!楷书具行书之动感,节奏明快,笔意灵动;章草取法王蘧常,有古意盎然!望兄再往魏晋上追、更有另一境界也!总观兄之书法,以文涵养性情,寄意书法以达心路,知书之理在技道并进,以形而下之器载形而上之意!庄子曰:美成在久!
    吴川淮(中国书协新闻出版委员会委员,中国新闻出版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张丰的书法是在传统基础上的变通,他沉潜于章草书法多年,犹在索靖、王世镗、王蘧常之间探得消息,又熔铸篆隶,用篆隶之笔写章草,写得厚重朴茂,像一个诚实的关中汉子,饱经沧桑但又沉雄隽永。他的章草可以看出写得很快捷,结字巧妙,笔法间存有古意,尤其是写得不轻薄,不做作,自然,融合,笔与笔之间,行与行之间,变化灵动,交错纵横、奇趣横生,圆方相背,动静皆有,整体上浑朴烂漫。他取法于皇象《急就章》、索靖《月仪帖》、《出师颂》,但也有《佛遗教经》笔意,散隶粗书,逸笔草草,纵任奔逸,赴速急就,将平日的临习之功与创作时的情绪精神融为一体。可以说,他把章草已经写到了一定的火候,没有时尚的那种简意,更没有时潮中的那种刻意,为自己书,写自我情,旷达于书趣之间,悠游于写意之中。
    陕西书坛现在写章草人愈来愈多,但能够像张丰兄这样子沉潜多年,始终不缀,磨杵成针的书法家还太少。我希望更多的人认识张丰,更多人欣赏到他精美的书法。
    
(另)斯舜威(浙江美术馆副馆长):
  读了《书法报》2月12日张丰先生的《关于陆维钊“天地乘龙卧,关山跃马过”联中之“过”字》一文,颇觉欣喜。……令人欣慰的是张丰先生已经指出了某些人的谬误,代为陆维钊先生张言,阐述了古典诗词中“过”字可以平仄两用的道理,我深以为然。……

    联系:13609268716(非购买请勿联系  谢谢)